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法院新闻
一“追”到底 被执行人“服软”偿还900万元债务
  发布时间:2022-09-07 16:17:04 打印 字号: | |

近日,武汉海事法院执行法官在执行一起标的额达900万元的船舶建造合同纠纷案件中,避实就虚,四两拨千斤,最终不战而屈人之兵,迫使被执行人扬州某船厂付清了全部赔偿款,涉案纠纷全部了结。

委托造船违约赔款

2018年,上海某航运公司委托扬州某船厂建造一艘59990吨的散货船。委托方支付了2500万元的建造款后,扬州某船厂以价款偏低为由要求增加船舶建造款。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,该船厂单方将合同预付款退还给委托方。上海某航运公司只能委托其他船厂建造涉案船舶,并额外支付了将近千万元资金。该案经一审、二审,最终生效判决判令扬州某船厂赔偿上海某航运公司损失880万元。扬州某船厂一直未履行上述付款义务,上海某航运公司于2021年7月向武汉海事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账上空空强执两难

进入执行程序后,经网络查控,除了少量资金外,执行法官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。这与申请执行人反映的被执行人经营状况正常的描述极不相符。由于受疫情影响,执行法官一时无法到实地调查情况,案件陷入僵局。
2022年上半年,下游疫情逐步好转。执行法官抓住空档期,三下江南,到被执行人厂区内实地调查。虽然被执行人满口叫穷,但整个厂区经营正常,现场有多台龙门吊在紧张施工。在不影响经营的情况下,执行法官对部分机器设备依法予以查封。不过面对着一堆铁疙瘩,执行法官也有点犯难,“强行处置机器设备虽然理论上可行,但难度大,时间成本、人力成本都很高,对企业的生产经营也有很大的影响,需要找到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的办法。”

被执行人厂区施工现场

避实就虚柳暗花明

“既然被执行人经营正常,与外界必然有资金往来”。执行法官列出清单,在被执行人所在地的税务部门、工商部门、临近银行等单位进行地毯式排查,但收获不大。
“被执行人资金体外循环的可能性很大。既然在作业,肯定有大额的电费开支,查查背后交钱的人是谁。”果不其然,通过在当地电力部门排查,发现被执行人近一年来缴纳的电费就超过了几百万元。查到代为缴纳电费的缴费人就是被执行人关键岗位的员工后,执行法官继续深挖,到银行对缴费银行卡近一年的流水进行了查询,发现该账户进出流水金额巨大,明显有与被执行人账务混同的嫌疑。执行法官果断对该账户依法进行了查封。

为了进一步坐实被执行人有规避执行的情形,执行法官到当地海事部门查询被执行人目前所造船舶的相关资料。明确委托建造方后,执行法官迅速赶往其在南京的办公场所,调查两家单位之间船舶建造及资金支付的渠道和信息,并要求委托方在规定时间内提供书面材料。随着背后细节层层露水面,执行法官对该案的走向已胸有成竹。

被执行人用电缴费记录

攻心为上被迫还款

随着法院执行措施的不断深入以及执行压力的层层传导,被执行人感受到了法院强大的决心和威慑力。“用兵者,攻心为上”,执行法官抓住时机,直接与被执行人负责人多次对话,告知其目前面临的形势以及规避执行、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可能给船厂、自己及家人带来的不利后果,希望其主动还款,轻装上阵,正常开展经营活动。被执行人虽然百般辩解,但在有力的证据面前,在强大的心理攻势面前,在法律的威慑力面前,被执行人终于松了口,服了软。经多轮协商后,双方当事人最终同意以900万元了结此案。
8月31日,被执行人按约支付了剩余的赔偿款600多万元,这起前后历时4年的船舶建造纠纷也终于画上圆满的句号。

被执行人付清余下赔款


 
来源:武汉海事法院
责任编辑:邓昭玲 李菲
总编信箱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代表联络